仲春时节的湖南资兴东江湖畔,万物生长,游人渐多。曾立志忙着在农家乐接待客人,同时不忘提醒保护环境;何灵辉正抓紧生产有机肥,以减少化肥使用量。就在5年前,这两人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养猪大户。

[查看评论][专家答疑][加入收藏夹] [推荐给朋友] [发布类似信息]

朱孝荣盘书进本报记者张振中
9月11日一大早,湖南省资兴市兴宁镇的生猪养殖大户李吉平家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东江湖有机菌肥厂厂…

1986年,东江水库关闸蓄水,在湘江上游形成了一座面积约160平方公里的大湖。曾立志和何灵辉等很多人作为库区移民举家搬迁,大多数从渔民变成了山民。为尽快安定、致富,建猪舍养猪成为“新山民”们的新生计。

仲春时节的湖南资兴东江湖畔,万物生长,游人渐多。曾立志忙着在农家乐接待客人,同时不忘提醒保护环境;何灵辉正抓紧生产有机肥,以减少化肥使用量。就在5年前,这两人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养猪大户。

朱孝荣盘书进本报记者张振中

然而,随着养殖户越来越多,环境污染问题日益严重。东江湖水环境保护局副局长周长稳介绍,当时,沿湖的养殖场形成了点多面广的分布局面,产生的污水浓度高,养殖户又没有处理能力,对东江湖水质影响很大。

1986年,东江水库关闸蓄水,在湘江上游形成了一座面积约160平方公里的大湖。曾立志和何灵辉等很多人作为库区移民举家搬迁,大多数从渔民变成了山民。为尽快安定、致富,建猪舍养猪成为“新山民”们的新生计。

9月11日一大早,湖南省资兴市兴宁镇的生猪养殖大户李吉平家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东江湖有机菌肥厂厂长何灵辉。“老李啊,赶紧装车吧。”何灵辉是开着车专程来收猪粪的。

为保障东江湖作为重要饮用水源地的水质安全和库区生态,2014年,湖南在资兴市启动了东江湖禁养区规模化畜禽养殖退养工作。同年,一条环湖公路建成通车,3米宽的砂石路变成了两车道柏油马路,养殖户谋划转型有了交通基础。

然而,随着养殖户越来越多,环境污染问题日益严重。东江湖水环境保护局副局长周长稳介绍,当时,沿湖的养殖场形成了点多面广的分布局面,产生的污水浓度高,养殖户又没有处理能力,对东江湖水质影响很大。

这是资兴市治理生猪养殖污染的一个缩影,对位于资兴市的全国5A级景区——东江湖来说,生猪粪便是对其危害最大的农业面源污染。生猪养殖一直是白廊、兴宁等湖区乡镇的支柱产业,最多时年出栏10万头以上,在带动农民增收的同时污染了东江湖水质。因此,该市在禁养限养生猪的同时,认识到要科学治理、“变废为宝”。

养了20多年猪,曾立志起初感觉自己“改做什么都没有经验”。后来,他跟团考察了长沙郊区等地办农家乐的经验,又看到村里先办起来的几家农家乐生意不错,曾立志经营起了农家乐。

为保障东江湖作为重要饮用水源地的水质安全和库区生态,2014年,湖南在资兴市启动了东江湖禁养区规模化畜禽养殖退养工作。同年,一条环湖公路建成通车,3米宽的砂石路变成了两车道柏油马路,养殖户谋划转型有了交通基础。

李吉平是村里存栏生猪最多的一户,三个猪舍里的400多头猪每天要产生大量的粪便,处理起来很是麻烦。“鱼塘里要不了这么多猪粪,不过何灵辉是有多少他就收多少,而且还是上门来收,一车猪粪能换一百块钱,何厂长帮我解决了大问题啊。”李吉平说。

在女儿女婿的帮助下,曾立志的农家乐如今初具规模:有餐饮、食宿和KTV,还安装了电梯。屋后,还建了四格式污水处理设施和小型人工湿地处理农家乐生活污水。眼下,东江湖环湖截污管网正在建设,建成后众多农家乐的污水将统一管网收集,然后输送到污水处理厂深度处理后再达标排放。

养了20多年猪,曾立志起初感觉自己“改做什么都没有经验”。后来,他跟团考察了长沙郊区等地办农家乐的经验,又看到村里先办起来的几家农家乐生意不错,曾立志经营起了农家乐。

何灵辉原来是资兴市白廊乡的“养猪大王”。10多年来,他的养殖厂每年出栏生猪2000多头,出栏量在当地排名第一,并一直担任白廊乡生猪养殖协会会长。可这几年,“养猪大王”不养猪了,而是改行干起了收猪粪的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