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浙江农民收入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尽管2011年的收入数据还没有公布,但预计:全省农民的增收步伐会快于城市居民,浙江农民人均纯收入有望继续位居全国各省区第一。在寒冷的冬季里,增收消息鼓舞人心。

    新农村建设是今年“两会”的焦点、亮点。林业如何在新农村建设中找准位置,发挥作用,作出贡献,是许多代表、委员们关注的话题。
    林业有所为关键是找准位置
    林业与农业、农民有着天然的联系,直接关系到新农村建设的进程。
    我国农村大都分布在山区、沙区、林区,这些地区是林业建设的重点。我国是一个多山的国家,山区面积占国土面积的69.2%,人口5.6亿,且绝大多数是农民。有代表、委员认为,农村和农民的分布特点,决定了林业在新农村建设中大有可为。
    林业有生态和产业的双重属性,生态建设可以改善环境,林业产业可以促进生产发展、农民增收。这些都是新农村建设的题中应有之义。实践也证明,近年来,我国加大林业生态建设和产业发展的力度,启动实施了六大林业重点工程,有力促进了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农民已经分享到了林业发展的成果。
    段应碧委员说,退耕还林工程的实施,初步改善了农村生态状况,加快了农业产业结构调整,促进了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全国3000多万农户1.2亿农民从中直接受益,还保障和提高了工程区及中下游地区的农业综合生产能力。
    来自广西的代表说,近年来,广西、江苏、浙江等省(区)热种速丰林,农民获得了不菲的收益,也壮大村集体经济实力。林业发展对农村、农民的贡献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在西部,农民种植枸杞和其他经济林,既治理了沙化土地,又富裕了农民。马国全委员说,现在,宁夏快速发展起来枸杞等沙产业,已经成为农民增收的重要来源。
    许多代表、委员认为,新农村建设给林业建设和发展提出新的命题,林业如何在新农村建设中找准位置,既推进林业又快又好发展,又服务新农村建设,是林业部门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
    来自湖南的黄天锡代表说,在新农村建设中,林业可以发挥植树造林、绿化美化乡村的优势,为村容整洁和提高农民生活质量作出贡献。
    一名来自浙江的委员说,浙江省近年推进现代林业建设,农民通过发展竹产业、经济林果、花卉等迅速富了起来。农民生活水平和质量的提高,也促进了乡风文明。现代林业建设将是林业发展的方向。
    新农村建设需要良好的生态
    我国自然灾害频繁,水土流失和沙化危害严重,这些因素都制约着新农村建设。许多代表、委员认为,搞好新农村建设,一个重要前提是搞好生态建设,这样,新农村建设才会持久。
    一名来自西部地区的代表说,在新农村建设中,如果不进一步加强生态建设和保护,将会是很大的问题。没有良好的生态作保障,一场风沙、一次台风或一次大的洪水,就可能造成严重的破坏,修复起来也会花费更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中国有句古话:“先治坡,后治屋。”这很重要。
    浙江每年发生台风、海潮等自然灾害,造成许多农民的房屋和农村水利、电力等设施受损,部分农作物甚至颗粒无收。来自浙江的委员高天乐说,在新农村建设中必须把改善生态状况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在西部生态脆弱的地区,加大防沙治沙和石漠化治理力度,改变农村生态状况,是目前这些地区在新农村建设中亟待解决的重大问题。一些代表、委员认为,在沙化严重的地区,经常会出现沙进人退的现象。这说明生态治理极其重要,更需要加大投入力度。
    来自贵州的袁荣贵委员认为,南方石漠化地区的生态不得到有效治理,将制约这些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农民的生活水平也不会提高。
    农业要获得稳定的高收益,需要有良好的生态屏障。农田防护林可以防风固沙、调节小气候、提高粮食产量。李德宏委员说,三北防护林工程实施后,保障了新疆粮食20年的连续增收。如果没有农田防护林,粮食增收是很难实现的。
    王萍委员对此也有同感。她说,没有森林就不会有水,没有林业农业不会丰收。林业是基础,是根本。
    湖南娄底市委书记蔡力峰代表认为,新农村建设需要改善人居环境,需要和谐优美的自然生态。因此,进一步保护和建设生态很重要,这是新农村建设村容整洁的一个重要方面。
    变资源优势为经济优势
    新农村建设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就是增加农民收入。
    我国林地面积大、野生动植物资源丰富,物种资源多。目前全国有林业用地面积43亿亩,有可治理的沙地面积8亿亩。我国林业有木材、人造板、松香、家具、经济林等传统产业,也有竹藤花卉、森林旅游、森林食品、森林药材等非木质产业和野生动植物驯养繁殖、生物质能源、生物质材料等一批新兴产业,其中任何一个产业的发展,都是农民增收的渠道。
    王志宝委员说,我国有木本植物8000多种、陆生野生动物2400多种、野生植物3万多种,还有难以计数的微生物,只要科学有序开发,许多物种都有可能开发出一个大产业。
    如何让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让农民获得更多的利益,是代表、委员们最关心的问题。
    有代表提出,实施山区综合开发是增加农民收入的一条重要途径。山区是我国比较贫困的地区,人口又多,全国592个国定贫困县有496个在山区,同时也是实现农民增收最有潜力的地区。通过综合开发,大力发展速丰林、经济林以及森林食品、药材、花卉、森林旅游等产业,都可以增加农民收入。
    来自安徽、河南的代表说,安徽省宁国市通过几年山区综合开发,建成了100万亩经济林,农民年人均收入1740元,占农民人均年纯收入的52%。河南省新县山区综合开发,形成了有规模的板栗、银杏、油茶等基地,农民人均年收入达到900元,占农民人均年收入的43%。
    在沙区,通过生态和经济兼顾的综合治理措施,农民获得了良好收益。来自山西、河北的委员介绍说,山西大同县巨乐乡治理沙化土地种植鲜食杏,每亩收入达到1000元,使2000多户农民户均收入达5000多元;河北省平泉县依托治沙工程,大量种植刺槐,发展食用菌产业,全县农民每年人均纯收入增加1200元。
    木本粮油是大有潜力的产业,也是农民增收的重要来源。王萍委员说,发展木本粮油既可以解决粮食安全问题,产品又是受人们欢迎的绿色食品,只要加大研究开发力度,形成规模,市场竞争力是很强的。
    目前,我国有许多地方林业产业已经形成了规模。许多代表、委员认为,在这些地方当前重要的是要搞好服务,尤其是为农民提供信息、技术等服务,让农民获得实实在在的利益。
    焦然代表认为,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和人们消费观念的不断变化,林业发展的市场空间和领域将越来越大。这些潜力充分挖掘出来,将为社会创造出巨大的物质财富,也将为新农村建设作出更大贡献。(中国绿色时报  2006-03-10)

“如何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全面建设小康的突破口在哪里?”这是两会期间代表和委员思考、谈论的焦点。现在,越来越多的代表和委员达成共识:“全面建设小康重点是农村!”“农民增收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昨日接受采访时,张学良委员一语中的。像他这样思索农民小康问题的代表和委员还有很多,这类议案、提案和建议占了极大比例。张学良委员分析说,第一个难点,是农村人多。如果按70%的比例计算,重庆约有2100万人在农村,分布面广,发展也不平衡。第二个难点,是农民底子薄,起点低。数据显示,目前农民年均收入仅为2080元。农民要全面小康,人均收入必须在现有基础上翻四番!难度可想而知。第三个难点是,农民的增收速度大大落后于城里人。过去6年,农村人均收入年增长100元左右,年均增速只有4%;而同一时期,城镇人均收入增速超过6%。目前城乡人均收入差距约3.7倍。代表、委员们认为,照此下去,城乡差距还将拉大。这显然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精神相悖。因此,一些代表、委员建议,尽快整合农村资源,采取发展专业合作社、综合服务社、农业产业化、连锁化将分散的农户组织起来,适应市场经济的形势。他们认为,新一届政府应把农村的发展作为经济工作的重点,应着力考虑增加对农村的投入,促进农村发展。历史经验也表明,每次经济高潮的到来,往往是以农村的开拓和进步为前提的。(重庆晚报记者胡东强袁享林黄艳春采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