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资料图

中新网12月20日电
昨天,同济大学“新型城镇化和可持续发展智库”主办的“智能共享单车与城市可持续发展”研讨会在上海举行。来自同济大学、上海市交通委、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上海交警总队、上海市经信委等相关领导及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等多个大学和机构的专家学者出席了本次研讨会。

新华社上海10月26日电技术对生活方式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让我们手中的“大哥大”变成智能手机,让我们支付时拿手机“扫一扫”而不必掏钱包,让我们满足购物欲时更想听到“有你的快递”而非“一起去逛街”。

多地发文拟规范行业发展

会上,与会专家就智能共享单车如何与城市可持续发展,面对的一些挑战和问题如何解决进行了深入讨论,认为摩拜用了一年左右的时间,成功地让自行车回归城市;如今,城市如何科学、有序地引导和推动智能共享单车的健康发展,为城市绿色出行提供更多便利,成为重要的课题。

随着摩拜单车在上海的投放量逐渐增加,年底前上海或许成为全球公共自行车最多的城市。用手机、GPS、智能锁把公共自行车“联接”起来,一个物联网技术的应用让城市出行中的“毛细血管”焕发生机。

共享单车进入“下半场”:从共治走向共赢

同济大学副校长江波表示:“摩拜单车提出的“骑行改变城市的未来”的理念很好的体现了我国现阶段的五大发展理念: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希望摩拜单车作为中国创新企业的代表,具有崇高的理想、崇高的理念,让中国能够在世界的舞台上,真正地讲好中国故事。”

打造慢行交通,骑行备受关注

业内建议,未来应促进技术创新与经营模式创新,向制造业服务化转型

同济大学诸大建教授认为“2016年是智能共享单车发展的元年,世界上第一辆智能无桩自行车就诞生在中国,而不是硅谷也不是伦敦,这是以摩拜为代表的中国创新的意义,开辟了创新的新路径,将前沿的移动互联网科技与中国擅长的制造业结合在一起,而且也是B2C分享经济模式的代表--企业拥有一个产品,但不是卖给用户,而是让这个产品不断的周转,大家共享。

曾有公共自行车服务商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中国一次投放智能公共自行车系统大于500辆的县市共有296个,累计在运行的公共自行车达到100万辆,北起黑龙江黑河、南至海南海口、东起浙江舟山、西至新疆阿克苏,形成了东南西北全覆盖。

作为资本“宠儿”,共享单车解决了市民出行“最后三公里”的需求,但随之引发的乱停乱放、占用道路资源等乱象也成为舆论关注焦点。近日,深圳、成都、上海、南京、北京等地相继出台文件,拟对共享单车进行相关规范发展。

摩拜上海总经理姚呈武在会上宣布,经过在上海近八个月的发展,摩拜在上海地区运营的智能共享单车(含摩拜经典版和摩拜轻骑Lite版)总量已达到十万辆的规模。这意味着,上海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共享单车物联网城市,同时也成为全国最大的公共自行车运营城市。如果算上摩拜在全国多个城市运营的单车总量,摩拜单车也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共享单车运营商。

但从使用频率看,公共自行车如何能使用高频、摆脱闲置、降低成本一直是困扰。两个数据很关键:一是平均频次。浙江金华2016年数据显示,投入1万辆公共自行车,天气晴好情况下单日使用量均在4万次以上,相当于每辆自行车每天被使用4次左右。江苏苏州2015年数据显示,公共自行车平均每辆车每天使用频次接近4次。二是最高频次。公开这一数据的城市不多。据了解,江苏南京平均每辆车每天最高借还率达到7次。

专家认为,共享单车的发展已进入界定其公共服务属性、从共治走向共赢的“下半场”。对于新生事物,一方面要预留足够的空间任其实验生长;另一方面,对于暴露的问题要及时解决,不宜简单地一管了之。而从产业发展的角度,业内指出,共享单车应促进技术创新与经营模式创新,向制造业服务化转型。

姚呈武在介绍摩拜上海的情况时表示,“摩拜在上海的良好发展受益于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比如在上海已经建立230多个推荐停车点,而且已有71个地铁站的自行车收费点对摩拜智能共享单车免费开放,还在不断增加,创造更便利的自行车停放条件。上海市是国际化都市,摩拜单车现在上海注册用户中有来自91个国家的用户,在新天地、徐家汇、五角场等地经常能看到很多外籍用户使用,他们中的一些游客是在上海旅游时看到别人使用,就下载并注册使用。”
我们还发现,这8个月以来,上海的摩拜用户单次骑行最远的距离达到5个小时40公里,单个用户单日骑行最多的次数高达12次。

前不久,摩拜单车的数据显示,上海市宝山区每天平均使用频次为6次。几个月前,摩拜单车CEO王晓峰曾向记者透露,那时单日单车最高使用频次已超过20次。“预计到今年年底,摩拜单车在上海的投放量将超过10万辆,上海将成为全世界拥有公共自行车最多的城市。”

刻板印象:公共品只能姓“公”

同济大学交通运输工程学院教授陈小鸿表示,上海2040年的主要目标,是实现85%以上的绿色交通出行比例,这里面仅是公交远远不够,更重要的部分是自行车和步行。摩拜单车具有智慧和共享的特性,它支持了上海的转型发展,也实现了交通结构上有望实施的突破。

摩拜单车与其他公共自行车最大的不同,是实现“GPS+智能锁”的无桩模式,用户可以把车停放在除了胡同、小区、楼道等区域的任意合法非机动车停车点。它迅速成为“网红”。

“共享单车是公共服务吗?或者换个说法,如果摩拜单车的投资方中有‘国字号’企业参与,或者政府部门直接参与,我们还会认为它不是公共品吗?”同济大学公共管理系主任诸大建提出了这个问题。

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城市交通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尹志芳表示,该中心研究的北京自行车发展项目,从经济、环境、健康三个方面分析了骑行的好处:骑行的经济成本很低,二氧化碳排放最少,增加了体力活动提升健康。其次,降低了交通安全威胁。比如在欧洲,数据发现在自行车出行率比较低的国家,十岁左右儿童肥胖疾病是最高的,而荷兰的研究表明骑自行车增加锻炼可以在寿命上增加240天。丹麦的欧登塞市通过发展绿色出行节约健康成本4500万欧元,交通事故数量下降了20%。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系副教授高帆认为,在某一特定产业或领域中,市场提供产品或政府提供产品的选择不是恒定不变的。摩拜单车以市场力量解决大城市公共自行车发展难题,为公共自行车的供给主体和功能定位转变创造了可能。公共自行车从主要由政府供给转向由企业供给,从社会效益突出转向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都较为显着。“我们要动态地理解公共自行车中‘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而不能陷入政府直接供给和运营公共自行车的思维惯性”。

专家认为,判断共享单车姓“公”还是姓“私”,不是要看它的运营主体是不是政府部门,而是看它提供的服务是否有公共性。对共享单车提出监管原则,也需打破原有的“刻板印象”:公共服务不仅可以政府安排、政府生产,也可以政府安排、企业提供,市场同样可以参与社会性、公益性的事情。

据了解,摩拜单车于2016年4月22日进入第一个城市上海开展运营,并于9月1日进入北京,目前已在包括上海、北京、广州、深圳、成都、宁波、厦门等七个城市展开运营,给各个城市的广大用户带来了安全、便捷、智能、环保的共享出行工具,未来还将在更多城市发展。

投资主体增加,政府态度积极

事实上,共享单车确实承担了一部分公共品的职能。举例说,根据广州市政府颁布的《广州市公共自行车系统管理办法》,公共自行车系统的前期建设及设备购置费用由市、区两级财政资金按一定比例出资,具体由市政府统一确定。2015年6月,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审议的财政预算调整中,有1.2亿元是“公共自行车项目提升推广资金”,按部署还会视情况考虑追加资金。

摩拜单车以其独创的领先技术可以实现智能化、精细化运营管理,并且作为行业领军者,积极与政府、社区和合作伙伴探索多种合作方式,规范和引导用户文明骑行,提升社会信用和文明程度。

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认为,城市中汽车的需求要抑制,但从公交和单车城市的发展可以预计:上海城市人口约2500万,以每3人每天有1人使用自行车、每辆公共自行车每天使用率10次计算,要有80多万辆共享单车。市场缺口还很大。

但是,在资本介入、“跑马圈地”之下,共享单车市场同样出现了乱停乱放、过度投放、拼命扩张等弊病。资本希望尽快吹高估值和退出的本质,也可能导致单车企业放松运营管理和质量风控,甚至可能“只管生不管养”。

此前,12月16日,深圳交警与摩拜单车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强共享单车交通秩序管理工作的联合声明》,标志着深圳成为全国首个规范管理共享单车交通秩序的城市。打造政企合作创新模式,共同规范管理非机动车交通秩序,也成为深圳交警的新工作思路。

两个月来,共享单车的融资信息让人目不暇接,无论是先行者摩拜和ofo,还是小鸣、优拜等后来者,都为千万级以上资本所青睐。

“面对这种创新,政府部门既要按捺住乱伸的手,什么事情都要自己上场干;也要压抑住悸动的心,出现问题不能一扣或一封了之。”同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黄锫说。

作为摩拜与社区合作共建的典范,12月17日,摩拜单车与广州大型社区亚运城合作共建,建立全国首个摩拜单车社区。亚运城摩拜单车社区,根据用户的使用习惯,在区域内设置了多个摩拜单车推荐停放点,引导市民更规范使用摩拜单车,为市民创造更良好的用车环境。摩拜单车首创的“摩拜单车社区”概念,将推动摩拜单车与社区物业团队进行深度合作,通过社区硬件及服务建设,共同提升社区绿色、环保、人性化体验,同时对于其他城市探索类似模式提供了经验借鉴。

对于这种“最后一公里”的解决方案,各地政府部门也表现出极高的热情。上海市宝山区副区长夏雨就表示,宝山将利用共享单车的里程数、保有量等数据,量化共享自行车的“公共交通”属性,并为此付费,变原有的前期投入建桩模式,为未来的后期奖励模式。政府根据居民实际使用量和社会效果给予企业相应的奖励,预计明年可能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