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5月底开始,河南拉开“三夏”麦收大幕。从南阳“开镰”起,8000余万亩小麦由南向北开始陆续收获,截至6月13日17时,全省已收获小麦面积8129万亩,约占种植面积的99.7%,其中机收面积7977万亩,机收率达98%,全省麦收基本结束。
A丰收遇雨天愁坏种植户
6月4日至6日,正值“三夏”麦收高峰期,全省出现大范围降水,平均降水量为20.4毫米,部分地区受灾。据河南省农业厅公布数据显示,全省累计小麦受灾面积63万亩,其中因风不同程度倒伏58万亩,受雹灾损坏5万亩。据了解,新乡受灾面积较大,主要发生在辉县、延津县、原阳县及新乡县。河南日报农村版·农资快递记者从河南省农业厅了解到,全省累计小麦受灾面积不到种植面积的1%,整体上对全省夏粮生产没有造成大的影响。
6月7日下午,天刚刚放晴,扶沟县张坞岗村的刘海良赶紧叫来收割机,抢收自己家里的3亩小麦。
这天下午,忙碌的不仅是刘海良一个人。经过一上午的日晒,麦田依旧很湿,刘海良一边用镰刀割去地头的小麦,一边“诉苦”说:“赖好机器能下地,得赶紧收。”这也是该村许多村民的想法。
收割机开足马力,在轰隆声中,吞进去麦穗,吐出来麦粒。地头的拖拉机、小三轮车旁,都是等待的村民。每当收割机要倒麦子时,周围的村民都会过来帮忙,村民说这不仅是以往麦收时养成的习惯,也用来加快收割机效率,好早点收割自己家的麦子。
看着麦子倒进拖拉机,刘海良一边扒拉着麦子一边说:“这两天下雨下得心里发慌,从来没遇见过这情况,其实这时候收割机下地会压实土地,对秋种不好,但压就压吧,听说明天还要下。”发动拖拉机,满载着收获的小麦,刘海良终于露出了笑容,一边跟村民大声说着,一边向家里开去。
就在刘海良开着拖拉机回家的时候,张坞岗的刘喜却笑不出来,他家的地在村东边,属于黏土地,收割机根本没法下地,而往年这个时候,麦收基本都结束了。11亩小麦,只能期待晴上两天,“明天机器也进不去,除非后天也是晴天才能收。”刘喜无奈地说。
B 阴雨天误事“麦客”北飞难
每年麦收时,总会有这样一群人开着农机辗转各地,他们可能来自北方各个省份,甘肃、宁夏居多。他们也常被称为“麦客”,两三人一台收割机,一般会几台机器搭伴,在麦收开始时,从湖北开始,沿着麦收的路线,从南向北,经过河南的南阳、漯河、许昌、开封、周口,转至新乡、安阳,随后出河南,进入山东、河北。
农机手就像候鸟,沿路收割小麦。农机手进入麦田,首先会测量麦田大小,与村民确认收割面积和价格,而后开始收割。机器开动,两人一组,昼夜不停,“人歇机器不停”,村民会送饭到地头。来自甘肃的农机手韩兴明,便是这群候鸟之一。
在湖北麦收时,韩兴明已经出来将近20天,每年的麦收,他会出来将近两个月,通过农村的麦收经纪人,提前确定沿途收割地点。提起阴雨天,他直言“耽误事儿呀”。对于农机手来说,时间意味着收入,只有不停开动机器,才会有收益。而连续两天的阴雨,让他和收割机只能“趴窝”。
韩兴明驾驶的是一台相对老旧的收割机,一天的作业量在120亩左右,每亩收费50元到70元不等。湖北、河南、山东、河北,两个月的时间,能够有近3万元的收入。“现在收割机太多了,收入明显没有以前高,我们也就赚个辛苦钱,最怕机器停下来,这已经被困两天了,不管是机器损坏还是阴雨天,都会影响割麦子。”韩兴明说。这里麦收结束后,韩兴明和他的收割机,将会开赴山东,他希望别在遇上阴雨天。
C秸秆要禁烧关键是“出路”
随麦收而来的,还有秸秆禁烧,由于焚烧秸秆污染环境,且易造成火灾,禁烧秸秆也成为“三夏”期间的工作重点。秸秆不能烧,要怎么解决,一直是“头疼事儿”。
堵不如疏,关键问题,是如何为秸秆找“出路”。河南省供销社在扶沟县建立的粮食综合产业园,利用先进的秸秆处理机械,将秸秆回收利用,制作成有机肥,再施入田间,不仅解决了秸秆处理难问题,也对作物生长和土壤地力提升,起到了积极作用。
6月7日,在扶沟县崔桥镇古城村,秸秆打捆机正在作业,据介绍,该款从国外进口的机械,能够高效率回收秸秆并打成捆状,日作业量可达到3000亩。收割机将小麦收获后,搂草机紧随其后将秸秆集中,打捆机随后将秸秆打成重达700余斤的捆装,装运至其他地方。
在作业现场,河南日报农村版·农资快递记者看到秸秆打捆机效率极快,作业后的麦田,秸秆被清理干净,方便秋种。据扶沟县粮食综合产业园负责人介绍说,为了解决秸秆问题,园区不仅采用了大型秸秆回收机械,还添置了生物有机肥加工机械,回收后的秸秆,将会与腐熟过的牛羊粪便等经过发酵等工序,制作成有机肥,返施入土地,不仅能够解决秸秆禁烧问题,还能够秸秆高效还田。

截至6月11日17时,全国已收获小麦2.63亿亩,麦收进度过七成半,其中机械收获面积2.38亿亩,机收比例超过90%.今年麦收,机械化作业进入转型升级阶段,麦客的作业方式也在发生着变化,而这一切都使我国的夏收面貌今非昔比。
机具饱和 长途跨区在减少
6月8日中午,刺眼的阳光下,来自河南驻马店的麦客陈更在山东泰安收割,饱满的麦粒随着收割机隆隆声倾泻而下。已入行8年的他,今年5月底从湖北仙桃一路北上,每天收割80多亩。他告诉记者,已净赚3万元。进入山东、河北后,每亩作业价格从45元涨到70元,估算这一季能挣5万元。
像陈更这样有经验、高收益的麦客如今已不多。“前几年收割机少,单台机器能跑一个半月,从湖北襄阳一直收到河北藁城。这家还没割完,下一家已预约上了,有时还遇到半路拦机器要求先割的。那时,一天到晚连轴转是常有的事情,一季赚6万元很轻松。”山东高青县麦客周作华说,去年他只赚了不到2万元。最近两年,农户不愁收割,麦客没那么吃香了,钱就不好赚了。
记者发现,在很多地方,单台收割机日均作业时间已由10至12个小时降为6至7个小时。同时,雇用熟练机手的工资从每天200元上涨到近300元,柴油价格一直高位运行,而机收价格近3年却只是略有上涨。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不少机手不愿意跑长途,跨区不出省成为他们的选择。
“近年,主产区收割机保有量大幅增加,尤其是小麦机逐渐饱和,长距离跨区作业不断减少。以山东为例,今年出省的农机数量约3万台,比前年减少数千台。”农业部农机推广总站研究员徐振兴长期关注跨区机收,他说,在小麦基本实现全程机械化后,国家及时调整了补贴方向,加快了玉米等作物的机收市场培育。
农业部农机化司副司长胡乐鸣说,今年单机平均小麦机收作业面积为500至600亩,比上年略有下降;参加跨区作业的平均单机作业纯收入为每台1.6万元至1.8万元,与去年基本持平。据预测,今年投入小麦收获的联合收割机增幅为5%,但参加跨区作业的机具数量稳中有降。
抱团出征 合作社成主流
在农村,现在很少能看到拿着镰刀割麦的传统麦客。山东诸城麦客高安青12年前就是镰刀割麦走四方,如今的他却是农机新兵。在他周围,镰刀割麦的传统麦客几乎为零。“旧式麦客没市场,都改行了。一来,没必要,机器割麦又快又干净,一亩8分钟就能割完,直接脱好粒,才收50元。二来,不划算,人工割麦累得要死,时间又长,即使个别地方不适合机收,也都是农户自己割,雇人割麦很不划算。”
高安青转行的背后,正是农机化水平的提高。胡乐鸣说,如今全国冬小麦机收水平超过92%,在黄淮海主产区这个数字高达96%以上,河南今年更达98%.全国机具投入总量和机械化水平都超过去年。
传统麦客几乎已经消失,新型麦客却开始抱团发展。今年,全国55万台联合收割机参加“三夏”生产,农机合作社数量超过4.2万个,山东、河南等省都超过5000个,农机合作社已成为“三夏”生产的主力军。各地成立跨区作业队超过10000个,全国跨区作业接待服务站3580个,都比去年有所增长。
小麦跨区机收自1996年启动以来,已有18个年头,从成长期迈进了成熟期,组织方式已由行政推动转变为市场引导。河南省农机局副局长李明枝说,农机合作社和跨区机收队很重要,可以为机手提供市场信息,协调安排作业时间和进度。眼下,河南5362个农机合作社高效运转,全省八成以上的夏收是由各类合作社完成。通过农机合作社及传统的定点结对等方式,许多麦客在夏收前早已落实好作业路线。
免耕直播 “三夏”变“两夏”
夏收、夏种、夏管是“三夏”的一贯景象,现在,随着小麦机械化作业进入转型升级阶段,传统“三夏”生产开始出现新变化,机收机种同时进行,实现小麦随收、玉米随播,“三夏”变“两夏”。
今夏,河南黄泛区农场采用了“雷沃一条龙”作业模式,小麦收获、秸秆回收和玉米播种一次完成。收割机启动后,成片的小麦瞬间被一分为二,籽粒汇集到粮仓、秸秆被粉碎后平铺在麦地。此后,打捆机开始作业,将秸秆捡拾、打捆,散落的秸秆变成了结实的麦秸捆。不必耕地、耙地,免耕播种机在灭茬后的田里直播玉米。“一台打捆机一天可以作业100亩,捡拾20多吨秸秆,这些秸秆会送到附近的有机肥厂。”农场第一分场农机中心负责人李军说,秸秆还田后能增加土壤肥力,铁茬播种可以蓄水保墒。
6月5日,山东大规模开镰。在潍坊市坊子区西曹庄村农田里,入行刚2年的麦客董振增驾驶着雷沃谷神GE50收割机紧张作业。“你看麦子脱粒多干净!”趁着谷仓放粮的时候,他走出驾驶室,捧起一把麦子说,“大喂入量收割机,割得快,收得干净。”去年的作业季,这台收割机为他带来了3万元的纯收入。
从小型升级到大中型,从背负式到自走式,从看重价格到更注重性能,麦客操纵的收割机越来越先进。而随着成套农机具一条龙作业,秸秆打捆、麦茬还田、铁茬播种一气呵成,“绿色三夏”的理念日益深入人心。胡乐鸣说,全国3.4亿亩冬小麦,1万多个机收队只需20天就能完成,单个主产省通常只要一周就可收割完成。

刘雷给算了一笔收入账:6月4日他的一台小麦收割机作业,从早上7点半到晚上10点,共收获小麦160亩,每亩收费50元,毛收入达8000元,除去燃油费1280元,当天纯收入6700多元。“现在市场竞争激烈,但只要好好干,仍有钱赚。”

“打了粮食卖了钱,扣除托管费用,收入全归自个儿。”申庄村村主任丁启仕说,“村里约有4400亩土地,已经托管了2500亩,不用流转土地,依然达到了规模经营的效应。”

畅绿色通道、增农机补贴,竞争激烈但仍有钱赚

竞争越来越激烈,但“麦客”享受的公共服务也越来越丰富。今年“三夏”开始前,农业农村部印制的30万张农机跨区作业证免费发放到机手。开通农机绿色通道,跨区作业的联合收割机、插秧机继续享受免费通行政策。在农机用油集中地,相关企业建立了用油保供机制。

加大农技农艺融合,给予精准作业补贴

机械化全托管,“三夏”正在变“两夏”

刘加林说:“以往每到夏收季节,农机用油紧张,有的加油站就会限量,个别加油站还会涨价,现在都敞开供应了。”在阜阳,当地中石油企业还对农机手发放“农机优惠卡”,每升油可享受3毛钱的优惠;还成立送油小分队,对没有加油站的边远乡镇,开展送油上门活动。

农机保有量越来越高,倒逼“麦客”服务质量改善。刘加林举例说,农民希望收割时麦茬留得低,方便种下一茬庄稼,农机手希望麦茬留得高,这样省油。“以往活多收割机少,属于卖方市场,麦茬留得到膝盖;现在收割机过剩,麦茬留得越来越低,只到脚踝。”

原标题:奔忙在金色的田野上

“这些年多亏了好政策,我买的30多台大型农机中,享受到国家补贴90多万元,大大降低了成本。”刘雷告诉记者,“我每年开展跨区作业,从湖北到河南南阳,再到周口淮阳、河北保定,作业5站下来,过路过桥全部免费,几年下来,光这一项就节省5万元。”

“以前是农民抢农机,现在是农机抢农民。”刘加林说,“前些年由于各地大型小麦收割机较少,每到麦收时节,各家各户总为找不到收割机而犯愁,我们的收割机到村里后,不把这个村几千亩地的小麦收割完,农民都不会放我们走。”

丰收的小麦顺利归仓,太康县符草楼镇种粮大户李顺昌笑得灿烂。他家种了500多亩的高筋优质小麦“新麦26”,今年亩产900多斤。“今年普通小麦每斤1.05元,我与中粮、益海粮油集团签订了合同,每公斤高出市场价2角钱。”

许昌市农业机械管理局负责人介绍,今年麦收前,市里新装智慧农机终端600台,安装终端的收割机达到2400台,信息化覆盖率接近40%。定位导航、呼叫联动、测亩计产,农民通过手机下单,就可以订购收割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