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九寒天,辽宁省丹东市振兴区花农们的杜鹃花棚里却一片春意,姹紫嫣红的杜鹃竞相开放,南来北往的花商络绎不绝。杜鹃成了当地农民致富增收的“摇钱树”。

“两节”临近,杜鹃花渐入销售旺季。前几年价格一路“熊市”过后,今年我市杜鹃花售价强势反弹。“同样的一盆花,去年卖80元,今年能卖到150元。”16日,家住花园村、种植了二十多年杜鹃的聂竹成指着眼前花窖里的“宝贝”,面带喜色地告诉记者,自家近1500盆造型杜鹃,现已基本被抢订一空。

年宵期间,杜鹃销量较去年同期意外增加,但价格之低让生产商和经销商大呼“伤不起”。市场常见的比利时杜鹃和丹东杜鹃价格同比下滑近半,中小规格产品销售顺畅,大规格产品和造型精品价格创新低,但仍少人问津。
价格持续低迷 “
年宵期间,杜鹃花从业者中流传着“大花卖小花价,小花卖白菜价”的说法,价格低迷成了众人心头的大石头。“去年丹东杜鹃的价格就很低了,今年花价在去年的基础上又下滑了近一半,大中规格产品价格同比下跌50%至70%。”从事丹东杜鹃产销20多年的丹东市元宝区乔家花场负责人乔梁说。
同样经营丹东杜鹃的农户赵淑艳告诉记者,今年丹东杜鹃上市时间较往年约晚一周,由于市场信心不足,一上市就急于出货,往年单盆售价120元至150元的产品,商家预设心理价位是80元,但实际销售中只有60元。腊月十五前后,一些产品低至每盆40元;腊月二十二前后,销量增加明显,价格回升到60元左右,而往年700元至1000元的产品今年只卖100元至400元。“养了七八年的花,这个价怎么想都冤。”赵淑艳说。
往年丹东杜鹃单盆售价在300元至400元的产品销量最大,单价超过500元的产品占总销售额的30%至40%。今年,300元成了一道坎,200元以下的球形和小型造型杜鹃销售畅销,超过300元的产品销量较少,超过500元的产品销量极少,单价500元以上的产品占今年总销售额的不到5%。
比利时杜鹃与丹东杜鹃境遇相同,中小规格产品销售较好,大规格产品和精品花仍有剩余。“杜鹃价格自去年国庆节走低,年宵持续低迷,普通产品价格较往年同期下滑近半,高档礼品花价格下滑50%至70%,而往年精品花价格最多下调20%左右。”福建永福杜鹃花协会会长陈子望说。北京九州卉通花卉市场永福杜鹃花经销商黄宜成摊位剩下不少造型杜鹃,他告诉记者,中小规格产品年前就卖完了,售价60元以下的产品比较受家庭消费者的欢迎;而悬崖式和浮云式杜鹃往年每盆售价为300多元,今年每盆200元还卖不动,现在每盆100多元处理,但仍走货缓慢。
江西绿园花卉有限公司年宵销售20万盆比利时杜鹃,但小规格产品每盆3元的价格让公司负责人王南方很“无语”。在广州设有档口的江西兴国兴福花卉负责人刘久福也认为,杜鹃价格下滑太多,广州市场冠幅20厘米至25厘米的产品每盆仅售2.3元至3元,冠幅30厘米的产品每盆7元至8元,单盆价格较往年下滑两元以上;冠幅40厘米的产品每盆批发价只有十多元,而往年同期在20元左右。
产量继续萎缩 “
从去年开始,不少生产丹东杜鹃的农户急于处理手中的成品和半成品,从产业中抽身出去。正是不计成本的销售,使得杜鹃年宵销量增加而价格“跳水”,一些从基地收花转而销售的花农和经销商也在这次“中转”中损失惨重。赵淑艳用“好景不再”来形容2013年以来的杜鹃市场,并且认为未来两年市场状况都不会转好。
“丹东杜鹃是个好东西,可惜没发展起来,现在丹东杜鹃产量下滑、生产分散,很多人已不再以此为主业,所以已经不能称之为产业,或许未来几年,种植杜鹃将从生产变成一种爱好。”乔梁对丹东杜鹃走下坡路的现状十分惋惜。
比利时杜鹃种植户也左右为难,现在杜鹃价格在成本价上下徘徊,在基地“坐销”卖不动,进市场由于缺乏销路也卖不动,还要赔上摊位租金和运费,而南方的杜鹃产量也在逐年萎缩。在永福,茶花、君子兰等其他花卉生产比重逐渐增加;在江西,今年个别农户剩货七八成,一年水电、肥药、工人工资等投入成本20万元,到年末只卖了4万元的花,这样今年还会有一些农户退出。
年后北京花卉市场上剩余的造型比利时杜鹃

丹东栽植杜鹃历史悠久,但一直是粗加工、小规模生产,没有形成强劲的市场销售优势。近几年,丹东杜鹃花农在新品种、精加工上狠下功夫,通过成立杜鹃花协会,摆脱了各自为战、信息不灵等因素,通过制作杜鹃花主页,上网销售。此外,还定期组织农民出去学习,进行系统培训。杜鹃种植技术有了很大突破,由传统的单一接头向多棵接头发展,通过温控、打芽、肥料调节等,杜鹃花由原来的一年一次开花发展到一年四季花开不败。精品杜鹃大大提高了丹东杜鹃在花卉市场的销售份额,本地的造型杜鹃大都销往外地,主要销往南京、上海、北京、长春等地。

前几年,花园村有十五六户人家侍养杜鹃,由于近几年花价一路下跌,今年仅剩下了十家。“养花也是一门技术活儿,只有30%的人会挣到钱。”聂竹成讲,因为利润等方面原因,不少花农已转了行。

作为市花,丹东杜鹃在国内颇有名气。但在经历了2006年前后的高峰后,售价却一路下跌。“同样一盆花,2006年前后卖180元,2008年就跌到100元。去年更不值钱,只能卖到80块钱。”因为侍弄了二十多年杜鹃,聂竹成舍不得离开。令他高兴的是,今年花价终于触底反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