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猪价闹的厉害,不少人望猪兴叹,感慨一个月工资都吃不上几斤猪肉。虽然这个感慨非常夸张,可市场上猪价上涨可是板凳钉钉的事实。

去年生猪疫病导致农村散养户大批退出,生猪供应失衡促使肉价上涨。这几天,记者在农村采访看到,全省农村眼下正出现新一轮养猪热,不少打工仔、房地产商乃至风险投资商都兴奋地“跑到猪圈里大干一场”。

猪价上涨,可不是最近的事,一直以来都有,只是这次涉及范围特别广而已。记得今年春节,菜价上涨相当离谱,那个时候的猪价比起菜价,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可是,经过几个月的恢复,菜价下降了,猪价可涨了。这小老百姓的日子,就在这物价此起彼伏之间像烛光一样摇曳地生活,不稳定。

养猪户趁行情好赚一把,打工仔跑回农村建猪舍

最近猪价上涨的原因主要归咎于春节的前一段时间天气特别寒冷,将一些猪苗给活生生冻死了,加上疾病等一些因素,生猪供应不上,生猪价格就水涨船高。

上周,在滨海县永余村,记者见到了正在添加猪食的潘丽娜、刘山东夫妻。

近些年来,各地政府都在鼓励猪农规模化生猪经营。所谓规模化,就是跟建农场一样。扩大土地建猪圈,成百上千头猪地圈养,饲养猪的饲料都是一卡车一卡车的运,对于猪的疾病也是专业兽医来治理,总之就是公司化经营。

他们在常州郊区的玩具厂打工已经五六年了,从普通工人做到管理岗位,刘山东是门市经理,潘丽娜成了会计,两个人去年收入16万元。但是,这一切都压不过持续上涨的猪肉价格的诱惑。今年过了年,刘山东带着常州老婆告别打工生涯,“趁年轻搏一下,回家乡养猪。”

这样的一个好处就是减少环境污染,而且集成化程度高,抵御风险的能力也就越强。可是不好的地方就是将农村里一些零散的猪农给完全挤压掉。

潘丽娜对记者说,“傻子也能看出来这次猪肉大涨是农民增收的好机会。”他们夫妻俩这几天天天忙建猪舍的事。3月底,刘山东家获得了省政府鼓励规模化养猪建猪舍的补贴资金15万元,准备大干一场。目前他的猪圈里有300头生猪,这一批出栏后等新猪圈建起来,他要养1000头生猪。

这跟农村的土地丢荒一样的道理。村民之所以土地丢荒,一是种地辛苦而且没有钱赚,二是外出打工同样是辛苦可是略有剩余。猪农也是如此,挑个地圈养几头猪,最后赚的钱减去买饲料的钱,几乎是零,如果加上猪生病了要请兽医,那么亏定了。加上要清理又臭又硬的猪粪和挑水洗猪圈,又脏又累。这完全是不赚钱的买卖。而且被大的猪场挤压,“小农经济”也就破产了。

永余以及附近几个村的农民,家家户户都在养猪。村里一位养猪户告诉记者,各家都在重建猪舍,扩大规模,一般人家养猪数量都从几十头扩大到一百多头。养猪人手不够,不少人家在外打工的孩子都回家来帮忙。

在以前农村里还是比较常见零散的猪圈的,现在已是物是人非。猪圈早已破烂,猪农早已进城打工。一片又一片的猪场反而更多了,只是很多猪场主钱赚了,可是猪的排泄物是一吨又一吨地排下池塘或者大江,这污染居然无人问无人管。

滨海县畜牧兽医站副站长高海滨说,目前滨海养殖行情热得很,生猪出栏一季度在18万头,比去年高不少。此外,规模养殖也在扩大,有4个“万头以上猪场”正在建设,“千头猪场”也达到10个,这都是去年没有的。

零散猪农消失了,便宜猪肉也就消失了。

记者在沭阳高墟镇农民猪圈里的所见,也和过去大不相同。去年上半年,这里家家猪圈是空的,而现在最少的也有2头猪在叫唤。镇农村合作银行行长王贵林说,近期400万元的支农贷款中,70%用于支持农户的生猪养殖,镇上的生猪饲养量一年多时间里增长了10倍。

据了解,受市场拉动和扶持政策推动,全省生猪存栏和出栏量增加,到2月末全省生猪存栏1465.91万头,同比上升8.9%,其中能繁母猪162.28万头,同比增长37.2%;出栏肉猪576.24万头,同比增加9.1%。

现代化养猪场就像雨后春笋,房地产商养猪上马“产业链”

在泗洪峰山乡,宿迁温氏畜牧公司100万头生猪养殖基地正在建设。该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温氏集团投资12亿元在西南岗贫困地区建养猪场,采取“公司加农户”模式,准备带动合作农户1500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