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面,是“养一头驴等于多种一亩地”的口号广泛见于新疆、甘肃、辽宁、内蒙古等全国主要毛驴养殖区;另一方面,是存栏量年均下降3.5%、20
来年里总量缩减近半的客观现实。驴产业,究竟面临着什么样的发展瓶颈? 25
年间驴存栏量缩减近半 “目前我国驴的存栏量大概在600 多万头,与1990
年的1119.8
万头存栏相比,下降将近50%。”在日前于聊城举办的第五届中国商品驴产业经济高峰论坛上,中国农业大学马研究中心副主任韩国才介绍。
我省的驴产业发展情况同样不容乐观,据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秦玉峰介绍,我省的毛驴存栏量目前仅有9.8
万头,五大国家级优良品种德州驴、关中驴、广灵驴、新疆驴、泌阳驴的数量萎缩严重,特别是最优质的种驴德州驴目前仅存栏9000
头左右。
东阿县铜城办事处芦庄村的王道荣,是该县第一个东阿黑毛驴养殖专业户。他告诉笔者,自己从10
多年前开始养驴,出栏后屠宰,驴皮卖给阿胶生产企业,驴肉卖给食品加工商。“养驴成本高,半年的育肥期,精料、草料加上水电防疫等,每头驴成本近3000
元,一头200 多斤的育肥驴也就卖4000 元。忙活一年,养一头驴才赚1000
元,饲养规模始终停留在十几头。” 充分开发,价值可增6~7 倍
“现在甘肃市场上平均一头毛驴的价格在七八千元。”但在韩国才的眼中,一头毛驴的价值远不止这些。“保守地算,一头驴的产值是5.3
万元。”韩国才说,“
当然,这是在驴产品充分开发的基础上。卖种驴、肉驴只是初级产品,出售驴肉、驴皮、驴血可算是深加工,制成阿胶以及将驴奶、孕驴血、孕驴尿、驴胎盘、驴骨、驴粪等循环开发,商品驴经济价值可增加6
至7 倍。按照这一思路发展国内驴产业,产业规模将超500 亿。” “
如果没有阿胶带动,驴存栏量可能会更少。”韩国才说。他表示,整体而言,现在驴产业的繁殖技术很原始,饲养技术还有加工技术都很低,初级产品和加工产品均缺乏标准及规范的市场渠道,制约了产业发展。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把毛驴当药材养”的全产业模式对于驴产业的提升发展是条前景广阔的路子。
“与牛、羊、猪相比,在肉食方面驴没有优势,但是做好活体循环开发,把它当药材养,其他的都不如驴有价值。”秦玉峰表示。期待同等待遇提升养殖规模在做大驴产业方面,东阿阿胶颇具信心和雄心,在拉长产业链、增强科技含量、提高附加值等多方面,企业大有可为。不过,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提升养殖规模。
早在去年聊城就作出决策,加快发展特色毛驴养殖业,推进“政府+企业+银行+合作社”的发展模式,通过资金补贴和信贷支持推动产业发展。现已建成养驴合作社70
余个,发展养驴规模50000
余头。聊城还将协调菜篮子、标准化养殖等畜牧扶持项目向养驴产业倾斜,扶持资金不低于20%将用于养驴业。

政策是保障,如果国家部委列入相关政策支持驴项目,如良种工程、良种补贴、体系行业项目等,将可极大促进产业发展。”韩国才说。
据了解,近3
年农业部与财政部连续对奶牛、肉牛、耗牛、羊进行了良种补贴,对产业发展起到了切实扶持作用。秦玉峰建议:“
能否将毛驴产业纳入大型牧畜范围与牛羊同等对待?
使养驴享受规模养殖场标准化改造补助、良种补贴、特色养殖大县补助等多种扶持政策,以政府推动、企业带动、项目拉动,有效推动驴产业的良性发展。”

“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赶集……”儿歌里的场景在我省农村已消失多年,一度,就是想看见头毛驴也不是一件容易事,不过现在,在我省一些农村,毛驴又慢慢多了起来。
育肥驴年赚数万元
在山东,聊城算得上是养驴大市,目前全市有毛驴5万多头。“我们刚刚开始养,还处于摸索阶段。”东阿县福达畜牧养殖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姚博是驴养殖行业里的新手,2014年,他与4人共同出资成立合作社,开始养驴,养殖目标是1000头,目前养殖量为600头。
之所以选择养驴,姚博是经过精心测算的。他说,育肥驴喂养6个月,能赚2500—3000元,母驴则更高,平均下来利润率可达20%左右;而养牛在市场平稳的情况下利润也只有10%。
选择养驴的另一个原因是不用愁销售。一开始,合作社就与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东阿阿胶为合作社提供驴苗,育肥驴达到一定指标后,以每斤不低于16元的保护价回购,而且,如果养殖户有需求,东阿阿胶负责协调贷款。福达的300万元贷款就是这样来的。
“一头驴苗就值5000块钱,仅靠自有资金很难运作下去。”据姚博介绍,合作社仅建驴棚等硬件就花去了150万元。“如果没有东阿阿胶协调,个人很难贷出这么大额的款项来。”姚博说。去年合作社卖出280头育肥驴,纯利润达20多万元。
为了推进毛驴养殖产业,当地政府近年来陆续出台了多项扶持政策。聊城市畜牧兽医局畜牧站站长姜永红说,政府鼓励建300头以上的标准场,建成后可获得一次性补贴10万元,存栏越多补贴也越多。仅此一项,福达合作社获得扶持资金20万元。
去年聊城市安排中央财政扶持畜禽标准化建设养殖资金200万元,与民生银行等金融单位合作,进行养驴贷款贴息,补贴标准控制在贷款利息的50%以内。
卖驴奶更有账算
与福达畜牧养殖专业合作社不同,东阿县桐城街道芦庄村养殖户王道荣已从养育肥驴转向了育肥、卖奶兼顾,并有向卖奶倾斜的趋势。
王道荣养驴已有6年,是当地最先养殖毛驴的农户之一,也是天龙富民养驴合作社的当家人。合作社共有9户农民,养驴150头,老王是其中的主力,有102头,其它农户大多只养了两三头毛驴。
养驴有多大赚头?王道荣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是驴皮卖给东阿阿胶,一张驴皮能卖2500元以上;二是驴肉价值高,一头驴鲜肉就能卖5000多元。但这只是肉驴的价值,事实上,像老王这样的养殖户饲养毛驴普遍以母驴为主,公驴作为育种只会保留少数几头。
另外,养母驴可以卖驴奶。“就这一小瓶,630克,卖18块钱。”王道荣说,这还是在聊城的价格。老王介绍,驴奶营养价值高、产量很低,导致物以稀为贵,每天送往济南的250克瓶装驴奶,定价为30元。“我们这价还不算高,我们去天津塘沽参观过,那里的驴奶卖到190块钱一斤。”王道荣说,一头500斤的母驴每天产鲜奶0.7—0.8公斤,以每年产奶6个月计,光驴奶就能卖8000多元。目前合作社有36头驴产奶,明年能达到50头。
此外,母驴还可以下驴驹。母驴每年可产1头小驴驹,驴驹一天能长1.5斤以上,养到八个月后卖给东阿阿胶,今年的回收价是16.8元一斤,一头就能卖6000多元。这样综合一算,养母驴的效益更为可观。
现在仅仅是卖驴奶和小驴,王道荣一年就有七八万元纯利润,他已经尝到了养毛驴的甜头,并开始着手进一步扩大饲养规模。据了解,目前,整个聊城市像王道荣这样规模的母驴养殖户只有两家。
拓宽毛驴的增收渠道已成为养殖户与企业的共识。2015年12月16日,东阿阿胶与山东驴帮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签定合同,准备共同开拓驴肉餐饮业,未来3年,预计将有3000家驴肉餐厅、200家中央厨房陆续出现在全国各地。
谈及缘何东阿阿胶入驻餐饮业,东阿阿胶总裁秦玉峰表示,“可以预测,驴肉食品市场蕴含着巨大财富。”
毛驴市场缺口极大
目前,在东阿县,规模化、专业化、标准化养殖场越来越多。据了解,全县规模化喂养300头以上毛驴的已有40多家,规模达到数千只的养殖场也为数不少,最多的已经超过1万头。
记者在聊城当地采访时发现,由于投资养驴的人陆续增多,导致当地小驴驹的市场价水涨船高,一个多月前为16元/斤,现在已经涨至20元/斤。
在滨州投资多个毛驴养殖场、拥有1000多头毛驴的养殖户刘洪表示,由于毛驴繁殖慢,孕期长,存栏量不可能短期内猛增,而阿胶市场和驴肉市场需求旺盛,许多企业都还在扩产,预计未来六七年内都无法满足市场需求。因此,现在应该是投资养驴最好的时机,目前他和几个合伙人正在寻找地方,准备将现有的养殖规模再扩大3倍。
但就是如此的快速发展,毛驴市场仍有很大缺口。随着农业机械化的广泛普及,毛驴的传统役用功能没落。加之中国畜牧业以猪牛羊为主导,导致了毛驴存栏量持续锐减。据国家畜牧统计年鉴显示,中国驴的存栏总量已由1954年的1270万头降至2013年的603万头,减少了约110.6%,且仍在以每年3~5%的速度下降。
驴养得越来越少,宰驴的速度却停不下来。与毛驴数量急剧下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以驴皮为原料的阿胶产业的日益红火。除东阿阿胶外,同仁堂、佛慈制药、太极集团等陆续推出了阿胶产品。
“我市阿胶企业每年加工阿胶的全部产能应需要400多万张驴皮,现在实际只能收购到100多万张驴皮,仅达到全部产能的1/4。”聊城市畜牧兽医局局长王鲁介绍,作为全国阿胶生产重地,聊城各个阿胶企业均饱受驴皮资源紧缺的困扰,这已经成为制约阿胶产业发展的瓶颈。
采访调查发现,无论是毛驴养殖户,还是阿胶企业,对近几年的毛驴产业都抱以乐观向好的态度。秦玉峰认为,驴的全身都是宝,驴皮是名贵中药阿胶的主要原料;驴肉素有“天上龙肉,地下驴肉”的美誉;驴奶营养成分比例接近人乳的99%;毛驴怀孕时采集的孕驴血可以提取动物绒毛膜促性腺激素,另外,驴骨、驴蹄、驴鞭等都具有很高的医用价值。
“这样一来,驴的属性就从牲畜变成了中药材,养驴就从畜牧业变为生物制药产业,药用驴理念重塑毛驴资源开发,将会创造一个潜能巨大的‘驴市’。这个‘驴市’包括以饲养繁育为基础的养殖业,以驴奶、驴肉、驴皮等畜产品加工为主要内容的传统加工业,以活体循环开发为主的创新型高新技术产业,保守估计,每年将达到1000亿元的产业规模。”秦玉峰说。
在驴产业链上,一头是越来越多的阿胶等营养品及生物制品,一头却是越来越少的毛驴。如何撬动这条千亿级的产业链,需要政府、龙头企业、合作社、养殖户等各显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