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营养策略旨在确保断奶后仔猪消化菌群及其肠道健康的有利影响,从而降低大肠杆菌病的风险。

猪肠道菌群由800余种细菌组成,这些细菌是其抵御病原微生物入侵的第一道屏障。肠道微生物则是以维持仔猪断奶时肠道微生物平衡和稳定为目的的日粮干预策略的一个重要指标。

图片 1

平衡的微生物群可促进肠粘膜免疫系统的正常发育和成熟 –
其产生高达65-70%的防御细胞 –
降低断奶后大肠杆菌病的风险。在制定营养策略时,我们必须考虑母猪,仔猪及其菌群。

毫无疑问,断奶是猪饲养过程中最具应激性的生产活动,也是必须得到良好控制以减少生产损失的关键环节。在自然情况下,断奶是一个缓慢、渐进的过程。但是,现代集约化饲养的仔猪要面临一系列必须快速适应的应激。众所周知,断奶产生的最直接的后果是仔猪采食量大幅度下降,从而导致营养供应缺乏,进而会对仔猪胃肠道的结构、功能产生严重的影响,并进一步导致仔猪胃肠道消化吸收功能以及防御病原微生物入侵的屏障功能下降。

我国目前集约化生产的养猪场一般3-4周龄断奶。断奶是仔猪生活中的一次大转折,断奶时将仔猪和母猪分开,仔猪的饲料由全乳日粮变为干饲料,此时断奶仔猪处于强烈生长发育时期,但消化机能和抗病能力又不够强,日粮剧烈的变化,加上环境的变化,对仔猪产生强烈的应激。仔猪常表现为食欲差、消化功能紊乱、腹泻、生长迟滞、并发水肿病等,这就是所谓的“仔猪断奶应激综合征”。部分仔猪因此变成僵猪,给养殖业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本文就引起仔猪断奶应激综合征的原因和如何进行综合防控与大家共同探讨一下:

仔猪体重是出生和断奶时的重要风险因素。体重越轻,大肠杆菌病的风险越高。
妊娠第一个月和最后一个月,围产期和哺乳期的母猪营养有助于降低仔猪断奶后大肠杆菌肠毒血症的发生率。

几十年来,应用抗生素已经成为一种用来促进仔猪生长并减少其断奶前后胃肠道内致病菌的常规方法。然而,抗生素耐药性的出现已经引起了公众对农业生产领域使用抗生素所造成影响的密切关注,并促使欧洲在2006年颁布相关法令禁止将抗生素用作动物生产中的促生长剂。总之,很明显,为了提高猪的生产性能和保障生猪健康,人们对安全、环保的抗生素替代方案有着强烈的需求。这些策略包括营养策略以及可以改善猪胃肠道结构、功能及其吸收效率的功能性饲料添加。

一、引起仔猪断奶应激综合征的原因

图片 2

图片 3

断奶应激。早期断奶应激主要包括母仔分离、营养从乳转向配合口粮和仔猪从分娩栏到保育栏的环境变换三个方面。三种应激对28日龄断奶仔猪生理和生长的影响以营养应激最强烈,影响营养应激组仔猪出现失重,血糖、胰岛素和生长激素水平、胃内容物重均降低,胃pH值、游离脂肪酸水平升高。而心理应激和环境应激的影响则较小。其影响的结果表现在临床上为断奶仔猪采食量和饲料利用率降低,消化不良,和引起腹泻的发生。

图1:断奶时仔猪体重高⇒降低大肠杆菌病风险

胃肠道菌群重要作用

免疫抑制。早期断奶应激可降低循环抗体水平,抑制细胞免疫力。早期断奶仔猪存在的问题是使仔猪通过母乳获得的被动免疫中断,而此时仔猪本身的免疫系统尚未发育完善。早期断奶仔猪在由吃液状母乳转为吃固体的饲料时,容易造成肠壁损伤、绒毛萎缩的肠道“免疫反应”。由于肠道的消化、吸收面积暂时变小,使食糜中的蛋白质不能很好地得到消化、吸收,因此以腹泻的形式排出。

产前和产后胃肠道发育是一个动态过程,为仔猪未来的生长做好准备。在分娩前,胃肠道的成熟受到管腔刺激和激素因素的影响。在妊娠的最后几周,胃肠道生长迅速,且与胃的酸度,胰凝乳蛋白酶和胰淀粉酶的浓度,肠胰蛋白酶和乳糖酶的水平以及葡萄糖和蛋白质的吸收有关的成熟度发生变化。

猪的胃肠道共生着多种高密度的共生细菌,它们统称为微生物菌群。在机体健康的状态下,平衡稳定的胃肠道微生物菌落是降低疾病暴发风险的一个很重要因素。作为抵御病原微生物入侵机体的第一道防线,肠道菌群平衡突然被打破,会严重损害胃肠道的健康,且可能会导致致病菌和条件性致病菌大量生长繁殖。

消化酶活性降低。在仔猪0-4周龄期间,胰脂肪酶、胰蛋白酶、胃蛋白酶、胃蛋白分解酶活性逐周成倍增长,但28日龄断奶后一周内各种消化酶活性降低到断奶前水平的l/3。早期断奶仔猪胃酸分泌降低,乳酸来源终止,胃pH值上升也直接影响胃蛋白酶、胰蛋白酶、糜蛋白酶、淀粉酶等酶的功能,各种酶的活性经l-2周后才会重新增长,这是仔猪早期断奶后l-2周期间消化不良,导致腹泻的重要原因之一。

从营养学的角度来看,仔猪胃肠道发育有两个关键时刻:分娩后和3-6周龄的免疫缺口期。

猪胃肠道菌群由超过800余种的细菌构成。过去,胃肠道菌群的研究是通过观察极有限数量的可培养细菌群(观察数不到总菌群种类的10%)来进行的,而且胃肠道健康的评估标准主要集中在是否存在病原微生物。今天,利用最新开发的分子测序技术,研究肠道菌群的细菌多样性和全面组成成为可能。这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能对这个多样且复杂的生态系统获得新认识同时使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肠道健康、肠道微生物菌群和营养利用之间关系的非常重要研究工具。

消化生理功能不健全和病菌感染。早期断奶仔猪消化生理功能还不健全,仔猪消化道发育不成熟,消化腺的分泌功能还不完善,胃酸分泌不足,还不能维持pH值为3.0的正常胃内酸度。由于没有足够的胃酸,无活性的胃蛋白酶原不能被激素转化为具有消化作用的胃蛋白酶。而补给仔猪的料或断奶时的料的pH值为5.8-6.5,使胃内的酸度降低。再加之胰腺和小肠腺分泌的消化酶的活性都还不高,所以仔猪只能消化、吸收食入饲料中蛋白质的一小部分,特别是不适应植物性蛋白质高的饲料,易引起胃肠功能紊乱,诱发腹泻的发生。

初乳摄入在胃肠道的发育和成熟中起重要作用,并且摄入充足仔猪的初乳对降低泌乳期和随后阶段的大肠杆菌病发病率是至关重要的。

肠道细菌的组成受日粮的影响很大,能够利用胃肠道中的可用营养物质以及适应胃肠道环境的细菌群体往往占主导。因此,策略性日粮调整能够显著影响肠道微生物的组成。断奶、过渡到新饲料以及混群,可改变肠道中可利用的营养成分,并使得断奶仔猪接触多种新的微生物。所以,我们发现断奶后肠道微生物在多样性和组成方面发生了明显的改变,并出现短暂的失衡。如果这种微生物群组成的失衡得不到控制,可导致有害细菌的大量生长和繁殖,进而导致仔猪健康状况和生长性能下降。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Excellence单胃动物营养研究中心的研究团队发现,粪便中大肠杆菌数量的显著增加会降低肠道菌群的多样性,并引起断奶后仔猪的腹泻

断奶仔猪从吃母乳到饲喂含大量植物蛋白质饲料,胃pH值的升高,使蛋白质不能被有效地消化吸收,而这些大量未被消化的蛋白质进入大肠,导致肠道菌群失衡,从而为致病性大肠杆菌的增殖、附着和产生毒素创造了条件。因此微生物感染和微生态失衡是腹泻的继发性病因。

3-6周的免疫缺口期是风险最大的时期,此时必须确保仔猪采食足够量的饲料以满足其基本需求而不改变胃肠道菌群,这在断奶后第2-3周是高度变化的。

研究表明,断奶会引起仔猪胃肠道微生物菌群组成出现剧烈的变化,并导致菌群的不稳定。新开发的基因测序技术为我们提供了全面了解肠道微生态系统的新方法。然而,许多问题仍待解决,而我们才刚刚开始了解肠道微生物菌群组成与肠道功能和营养之间的复杂关系。这将有利于我们更好地设计和应用无抗生素添加的饲养方案去调控肠道菌群组成及其代谢活性,以有利于仔猪健康和预防断奶所带来的各种挑战。

缺铁性腹泻。初生仔猪常常发生缺铁现象,这是因为:①妊娠母猪对无机铁盐的“胎盘屏障”作用,限制了母体铁质向胎儿的传递,致使初生仔猪体内贮铁量不足;②母乳含铁量少,难以满足哺乳仔猪的需要;③生长发育正常的3周龄仔猪体重达到其初生重的4-5倍,快速生长需要有足够的铁质予以不断补充支持。缺铁的危害,不仅直接造成生理性贫血,还会容易感染大肠杆菌,并导致腹泻甚至死亡的恶果。一般情况下,若不及时补充有效铁质,仔猪生后3周便会发生腹泻。

断奶后,仔猪对优质饮水的需求很高,其是补充饲料的营养基础。从营养学的角度来看,饮水是新生仔猪腹泻的最重要来源之一。饮水对维持基本身体功能(体温调节,体内平衡,营养和激素运输,水平衡,蛋白质合成和组织生长和维持等)以及影响仔猪行为至关重要:如果仔猪未摄入足够的水,就不会采食足够的饲料以满足其基本的需求。

改善母猪泌乳期体况:

其他不利的外因条件:不良的小气候、补饲不均衡、突然更换口粮、饲喂发霉变质的饲料、饲料中缺少微量元素和维生素、饮水被细菌污染,均会使腹泻加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