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6日得知活禽交易解禁后,我们就跟养殖场联系订货了,现在第一车3300多只土鸡已经运到市场,每只均重在1.5公斤左右,8日晚就可以迅速交易了。”7日晚上7点多,当笔者联系上市肉禽蛋批发市场经营户朱光辉时,他正忙着把自家刚刚从嘉兴运过来的活禽卸下车。
据悉,自6日下午我市最大的禽肉产品批发市场——市肉禽蛋批发市场重启活禽交易之后,7日晚7点半左右,市场解禁后的首批活鸡开始陆续运抵市场。
“8日晚上批发市场内活禽到货总数大约在2万只,由于市四区菜市场仍在进行活禽交易重启风险评估验收,活禽批量交易仍需等待,因此经营户进货时仍保持谨慎态度。预计在接下来几天,随着市场交易回暖,活禽到货量会逐步增加。”批发市场有关负责人告诉笔者。而据了解,在禽流感之前,批发市场内活禽日销量大约在10万只左右。
笔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由于目前活禽交易刚刚恢复,销量还没有完全带动起来,因此其价格也仍然保持在较为平稳的水平。“就我们摊位来说,目前鲜活土鸡的批发价格大概在7.5元/公斤,和禽流感之前的批发价差不多。”朱光辉说。
当经营户们忙着订货、卸货做生意的时候,为了加强对禽流感疫情隐患和风险的控制,市场管理方也加大了对市场的卫生、消毒工作力度。笔者从批发市场有关负责人那里了解到,重启活禽交易后,经营户调运活禽都需要经过预先备案、报检、从非疫区进货、目的地验审等系列环节,各环节都通过后方可进入市场交易。
市场方面也加强了对进场活禽的索证索票管理,活禽进场由农业部门统一进行查验,经检疫合格后方可进入市场销售;对交易区执行日清、日扫、日消毒制度,保证每天上午10时前不留存一只活禽;交易场地日消毒达到三次;对活禽宰杀区域实行封闭管理,并与销售区域实行物理隔离;在活禽宰杀区,更换添置了新的宰杀器具,对鸡笼定期喷洒消毒水等。

“得知活禽交易解禁后,我们就跟养殖场联系订货了。”日前,当笔者联系上宁波市肉禽蛋批发市场经营户朱光辉时,他正忙着把自家刚刚从嘉兴运过来的活禽卸下车。
据了解,随着活禽市场的放开,宁波市场管理方也加大了卫生、消毒工作力度。笔者从宁波市肉禽蛋批发市场有关负责人那里了解到,重启活禽交易后,经营户调运活禽都需要经过预先备案、报检、从非疫区进货、目的地验审等系列环节,各环节都通过后方可进入市场交易。
市场方面也加强了对进场活禽的索证索票管理,活禽进场由农业部门统一进行查验,经检疫合格后方可进市场销售;对交易区执行日清、日扫、日消毒制度,保证每天上午10时前不留存一只活禽;交易场地日消毒达到3次;对活禽宰杀区域实行封闭管理,并与销售区域实行物理隔离;在活禽宰杀区,更换添置了新的宰杀器具,对鸡笼定期喷洒消毒水等。

距离我市重启活禽交易已有数日,笔者6月18日走访市区几家菜市场和市肉禽蛋批发市场了解到,因禽流感疫情而一度跌至冰点的禽类消费市场逐渐出现回暖迹象。与禽流感之前相比,目前批发市场内鸡鸭销量已经恢复了六七成,鸡鸭批发价格较解禁初期略有上涨,但总体仍保持平稳。
当天下午,笔者在江东、海曙的几家菜市场里发现,活禽销售区已经基本恢复了往日的热闹景象。在高塘菜市场的一家活禽摊位上,笔者看到十来个铁笼子里关满了包括土鸡、三黄鸡等多个品种在内的活鸡,一共有四五十只。“比起活禽交易刚重启的时候,这几天鸡鸭销量已经有明显好转了,特别是端午节期间,一天能卖出六七十只活鸡。”摊主说。
不过,虽然生意有所好转,但是和禽流感之前相比,还是有差距。“在销量没有完全恢复之前,我们也不敢贸然提价。现在土鸡按照个头、月份大小,零售价格在22-30元/公斤之间,这个价格基本和禽流感之前一样。”摊主称。而笔者在摊位前观察一阵后发现,和禽流感之前“一口价”有所不同的是,如今摊主为了拉动销量,遇上老顾客讨价还价时,在卖价上也会稍有松动。一只叫价30元/公斤的土鸡,一位老顾客还价后,最终以26元/公斤买下。
在批发市场里,活禽交易也正在经历逐渐回暖的过程。市肉禽蛋批发市场活禽经营户朱光辉告诉笔者,这几天自家摊位上活鸡销量比解禁头几天已经增加了一半。“解禁头两天,摊位上土鸡销量每天3000来只。到了端午节前后,迎来过一波销售小高峰,每天可以卖出一万多只土鸡。而这几天销量又逐渐平稳下来,每天维持在4000-5000只。”朱光辉称,由于市场还处于升温阶段,因此经营户们在提价时也相当谨慎,目前土鸡价格比解禁初期有小幅微涨,基本在15元/公斤,和禽流感之前的批发价格基本保持平稳。
“从我们批发市场来看,目前活禽销量已经恢复到了禽流感之前的六七成,日销活禽差不多有5万只。而如果市场要全面恢复到正常水平,估计还要一两个月。”市肉禽蛋批发市场负责人黄根满说,活禽销售市场温和缓慢回暖,一方面是由于少数市民对禽流感还有阴影;另一方面,在经历一个多月的禁销后,重新开放市场势必要带来活禽生产、供应链的重新调整;此外,现在逐渐进入高温天气,市民饮食口味偏清淡,对肉禽摄入也有所减少。“从这些方面来看,活禽销售恢复到正常必然要经历一个较长的过程。”